优惠养车

银座之战 GT-R与IS-F及EVO东京逐鹿

2010-02-12 23:33:53 来源: PCauto 作者:linzhe
手机看

  那些缺乏想象力而又受截稿期压迫的时空作家,很难不把笔下的东京写得就像雷德利·斯科特(Ridley Scott)在《银翼杀手》(Blade Runner)中描绘的未来洛杉矶。说起来有点难堪,虽然也在电影行业工作过,却没有看过这部电影,所以,我买了张DVD在路上一饱眼福。当我到东京之后,我发现《银翼杀手》并不真实。在电影里,2019年的洛杉矶已经非常疯狂了,但2008年的东京在还有11年的情况下,已经实现了斯科特对反乌托邦都市95%的设想。

GT-R与IS-F及EVO东京逐鹿

  当你在这个3500万人口的城市高速公路上蹒跚或冲刺,你就明白,电影并没有描述出东京那无边无际的摩天大厦。行走在这个城市里,偶然回头,就能发现比电影里最壮观的景象更震撼的场景。你会惊诧于巨大鲜明的电子广告牌、城市间深沉灰暗的街道,还有那忽然飞越过上空的高架桥,在公路上25米处是铁道,而再向上25米,还有拥挤不堪的城铁。当然,东京没有《银翼杀手》中的飞行汽车,但我们将要驾驶的这三款车,在2008年的技术下,已经接近飞翔了。

  日本的高性能汽车又回来了。虽然其实它们一直都没有真的离去,但我已经有多年没这么兴奋了。而且,这种兴奋一波接着一波:先是跑车,如马自达MX-5丰田Supra和本田NS-X;然后是战神三菱Evo和斯巴鲁翼豹;接着是本田R带来的热血汽车。它们都是伟大的汽车,但要么是以欧洲旋律装饰的日本汽车,要么是以独特的日本风格寻求世界市场间的空白地带。而最近的这批,则在两方面都有突破。它们坚定地保持了日本的造型和工艺特色,并以混合动力和燃料电池技术,自信地触动着每个人的神经,而且还在四分之三个世纪后,把通用汽车从世界第一的宝座上赶了下来。和欧洲那些著名的品牌相比,它们毫不逊色,甚至能让这些对手感到困窘不安。

GT-R蓄势待发

  它们之中的王者是日产GT-R。在3大洲的车展上,我已经多次看过它了,也能在日产位于东京银座(Ginza)区的平板玻璃展厅里找到它。但让它看起来最棒的是一个地下停车场,那是日产全球总部的下面37层。非凡的造型看起来就像用刀雕刻出来的,在条纹灯下,显得更加凶猛。它是百分之百的日本汽车,按照其设计师的说法,它的灵感来自日本武士刀和漫画中的巨型高达机器人。在设计上,它没有对欧洲风格进行任何妥协,它是纯粹的速度机器,实在是棒极了。

  但在那天,让我觉得最棒的是:这辆车的门为我开着,发动机粗野地咆哮着,历经数个月的关注,我终于要开它了。这种发自心底的渴望挑拨着我的激情,甚至让我觉得有必要拜访一下医生。

  先提醒一下那些有机会开GT-R的幸运儿,请穿天然织物,如毛料、棉花之类,因为它坚硬的底盘非常烦躁,穿其他材料的衣物时,会发出连续的沙沙声,这能让你发疯。那种绝不妥协的理念,也扩张到了所有地方。在高达里,人类在机器人躯干中的驾驶舱里操作,而GT-R的驾驶舱和控制也有同样的感觉,它让你觉得自己巨大而强壮。当我从地下停车场沿斜坡向上时,6前速双离合手自一体变速器在重击一下后切入了第一挡,绷紧的差速器抓着水泥地面,汽车有着赛车式的颤抖,离合器悬挂则发出叮当和咔嗒声。

  当我们钻出地面,出现在银座拥挤的街道上,人们为自己最近的汽车民族英雄而着迷。这就像驾驶一辆最新的法拉利穿越罗马城,手机摄像头的闪光几乎晃得我看不见东西了。

EVO早已深入人心

  雷克萨斯IS-F也几乎和GT-R一样迷人。球形的车鼻下,挤进了417马力的5.0升V8发动机,虽然还胜不了它的欧洲朋友们,但乍看之下,就让我想起早上5点钟从旅店窗户下驶过的高速火车。这种车鼻在日本设计中代表了速度,如果你不喜欢,雷克萨斯不会在乎,它在英国一年只卖150辆。这样热血的雷克萨斯是一种尝试,它的统计表明其未来消费者会更加年轻,必须迎合他们的需求。但雷克萨斯并不能确认,它的消费者对品牌改变优雅、不再掩饰动力会有怎样的反应。或者,它不清楚,世界对公司撕下了绿色标签,把最大的发动机上有关混合动力的“狗屎”通通去掉,然后塞进最小的汽车里,是怎样的看法。

  对我而言,只是想弄明白它是如何把巨大的V8发动机塞进矮小的IS里的。但它看起来是那么漂亮,让我沉醉,在旅店门廊的灯光下,青铜色的车身和深色的电镀轮辋闪闪发光。

  而停在一侧的三菱Evo X还能吸引我的注意力,实在不可思议。虽然那传承而来的外形在欧洲设计室做了调整,但并没有欧洲化。它原来的敏锐而侵略味十足的造型,并没有受到挑战。它的动感和技术进步,表明它要对付翼豹STI,它们是直接的对手,这也是我们在选中了Evo后放弃了翼豹的原因。

键盘也能翻页,试试“← →”键
叮叮